top of page

亲爱的Q

 

你肯定不知道我又写信给你了。上次和上上次我都反复的向你描绘我内心的小世界。我说那里是自由的,因为想象是自由的,那里不全是语言和词语,还有种种秘密的时刻和愿景,像是一个没有锁也打不开的抽屉。我知道你应该已经相当熟悉我想象世界中的马匹了,好像你也是它们的主人。我们谁都不能真正的用语言具像化他们,什么颜色,什么形状。是否真的拥有肌肉和毛发?我知道那只是自由的一种表现。

 

我也很期待即将到来的暑期旅行,偷偷研究了几宿的飞行器,风筝,船和帐篷。为了我们蓄谋已久的出走,我还拟定了一份计划书,附在信件后面。2022年的6月10号下午,我们会从你家对岸的河的下游出发,然后看到圆形的草坡,到时,我们会爬上山坡脱了沾满泥泞的鞋子。草坡上,我们给我们的床,窗户,家中的每一面墙壁取名字,然后我们就要和它们告别了。从这里起飞,你会看到我从没和你提过的梦里的小船。这是我心底最深处的秘密。这艘船停在世界之树下的地底湖里,每当我觉得这个世界忍无可忍的时候,我便乘着它出海。亲爱的,你会看到,它用蝉膜制作的翼膀,巨头鲸的长牙从舶体穿过固定了这些松散的结构。到时候我就会向你演示我是如何同时用脚踏板和两个挂档操作它。除此之外,我还有其他礼物送给你。等我们飞出地底水库后,我们会迎着太阳飞到入海口,乘着出口的压强与气流,驾着翅膀,正式进入天空。

 

之后的愿想我也不敢描述的过多。等飞出自我的岛屿之后,外面会有群岛的生态。这些大小不一的岛屿,在海洋中起起落落。再远一点或许有真正的大陆,但我也不知道。我们原本生活的战场被世界按下了静音键。蝉噪林逾静,亲爱的,我们就躲在这样假死的寂静中,不再出走,好不好。在少年的成长里,乐观主义是最大的骗局。可是事实不过是一种阐述,而真理也只是意识的一种。扎了深根的大树能出走奔跑吗?土壤与灰尘,菌群,野草还有石粒和泉水都同我们一起搅拌和翻滚,拔起的根部会不会痛。

 

说到这,就体现出了命名仪式的重要性了。我们给过去一个无比具象的安置,这些家具和器具会活的比我们久,所以更像是神明一样。而在我们这,我们给他们以新的代称来构建我们的故事。这就是转折点,一个划分过去与现在,屋里和屋外,继承和创造的分界线。我们从我的岛屿飞了出来,飞翔在群岛的上空中,接下来会在哪里停脚呢。或许我们也会有回去的一天。这里都是差不多的小岛

bottom of page